1. 寡核苷酸

Oligonucleotides (寡核苷酸 )

种类多样 固相合成 适应症广泛 靶点丰富

寡核苷酸是一类短链核酸,由脱氧核糖核苷酸或核糖核苷酸组成,可以通过碱基互补配对原则与DNA、mRNA或者pre-mRNA配对,精准地“沉默”某些基因,从而阻止许多蛋白质表达。目前常见的寡核苷酸包括反义寡核苷酸(antisense oligonucleotides, ASO)、siRNA (small interfering RNA )、microRNA和核酸适配体(aptamer)等。MCE提供类别多样且高质量的寡核苷酸相关产品,包括寡核苷酸(反义寡核苷酸,siRNA,miRNA和CpG ODN等),用于药物递送的各类脂质(阳离子脂质,PEG化脂质,磷脂和胆固醇等),核苷,核苷酸及其类似物。

寡核苷酸 (34111)

寡核苷酸

寡核苷酸是一类短链的核酸,包括反义寡核苷酸(ASOs),siRNA (small interference RNA),microRNA和核酸适配体等。寡核苷酸可用于通过一系列过程调节基因表达,如 RNA干扰,RNase H介导的靶基因降解和剪接调制等。

反义寡核苷酸、siRNA 和 microRNA 通过碱基互补配对与靶基因mRNA或pre-mRNA杂交,理论上可以选择性地调控任何靶基因和蛋白的表达,包括许多“不可成药”的靶蛋白。核酸适配体可以通过其独特的三级结构而不是其序列与靶蛋白结合。

与传统的小分子药物相比,利用寡核苷酸作为药物是一种全新的治疗方法。RNA疗法在精确医疗方面的潜力激发了人们将寡核苷酸药物应用于癌症、心血管疾病和罕见疾病治疗的热情。最近几年获得FDA批准的Givosiran,Lumasiran和Viltolarsen等寡核苷酸药物引领了RNA干扰或RNA疗法进入药物开发的主流。

 

References:

[1] Khan P, et al. Mol Cancer. 2021;20(1):54.

[2] Damase TR, et al. 2021;9:628137.

[3] Kim YK. Chonnam Med J. 2020;56(2):87-93.

[4] Roberts TC, et al. Nat Rev Drug Discov. 2020;19(10):673-694.

药物递送系统

裸的DNA或RNA在体液中容易被核酸酶迅速降解,难以在靶组织中积累。此外,免疫系统也能够识别并降解外源性的核酸引发免疫反应。所以目前推广基于核酸的基因疗法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药物递送。

为了实现安全有效的核酸递送,科学家们开发了基于病毒载体和非病毒的递送系统以保护核酸不被降解,最大限度地向靶细胞递送,并最大限度地减少核酸对脱靶细胞的暴露。我们专注于具有易于生产制造、减少免疫反应和具有更大有效载荷的非病毒递送系统。目前应用最广泛的非病毒递送系统是脂质纳米颗粒(LNPs)。脂质纳米颗起源于小分子药物脂质体给药系统的发展。脂质纳米颗粒是目前最先进的核酸药物(如寡核苷酸和mRNA疫苗)的载体,2018年美国和欧盟批准Patisiran用于治疗淀粉样变性就是重要的证明。

 

References:

[1] Cullis PR, et al. Mol Ther. 2017;25(7):1467-1475.

[2] Kulkarni JA, et al. Nat Nanotechnol. 2021;16(6):630-643.

[3] Paunovska K, et al. Nat Rev Genet. 2022;1-16.

[4] Khalid A. Hajj, et al. Nat Rev Mater 2, 17056 (2017).

[5] Roberts TC, et al. Nat Rev Drug Discov. 2020;19(10):673-694.

核苷和核苷酸

核苷和核苷酸是RNA和DNA的组成部分。它们来源于含氮的碱基,是嘌呤(腺嘌呤和鸟嘌呤)或嘧啶(胞嘧啶、尿嘧啶和胸腺嘧啶)。核苷是由核糖或脱氧核糖与嘌呤或嘧啶碱基共价连接组成。核苷酸是核苷的5'-磷酸酯,可能包含一到三个磷酸基。当核苷和核苷酸组装成RNA和DNA时,负责在所有生物中编码、传输和表达遗传信息。此外,它们还在能量的储存和传输、信号传递、代谢各方面的调节中发挥作用,甚至作为抗氧化剂发挥重要作用。